背景音乐

天使动漫论坛 - 梦开始的地方

查看: 3056|回复: 1

[原创] [冰菓]推理向同人文《七夕节许愿签事件》[完结] [复制链接]

578667105 发表于 2013-8-11 19:45: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578667105 于 2013-8-11 19:47 编辑



P站ID:34185880 画师:Rito

TXT格式下载: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Vistor, reply to read the hidden content.) (ゲスト様、隠れた内容を読むためには、文章に返信してください。)



第一章 七夕的前奏

001( Side A )

夏夜,酷热难寐,阵阵蝉嘶,让人难以安眠,即便是手持蒲扇,也吹不散这一丝闷热。我走出家门,晚风意外地清爽,此时已近深夜,神山市的道路已经没有行人了,皓月当空,清风徐徐吹来,路边的池塘泛起一层层金色的涟漪。而在池塘深处,传来青蛙与夏虫的交响曲。

可是,我的心情却依旧难以平静,我抬起头,仰望神山的星空,星河广袤无垠,每一颗星星都有自己的归属吧?

可是我并不太了解天文学方面的事情,我记得十文字同学以前告诉过我可以用星座占卜的事,我,我很好奇!

下次有机会就去找古典部的近邻天文部或是十文字同学问问吧!

话说,明天就是七夕了呢!

相传在古代神话中,有一位叫做织姬的仙女和一个叫做彦星的凡人相知相恋,被天帝知道后,以银河为界把他们分隔开来,每年七夕才能用鹊桥相连见面一次,而神山市的夏日祭典每年都会在七夕举行。

以前每一次都是我一个人独自前往,不过这一次我邀请了古典部的大家,摩耶花同学和里志同学好像很乐意去,不过折木同学好像不太感兴趣呢。

不过啊,能跟大家在一起我就很幸福了!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附近的神社,虽说这可能算是迷信,只要是我觉得重要的事,我都会来这里祈福,入学考试的时候来过一次,还有就是文化祭的时候也来过一次。

我从兜里拿出五十日元,投入功德箱中,我双手合掌,置于胸前,紧闭双眼,在心中默默地许下了一个祈愿。

此时,夏风拂过,吹起了我的长发,更吹起了神社房檐上的风铃。

夏夜,难以入眠,不知是因为酷热难耐,还是因为这无法平静的心呢?

【七月六日】




001 ( Side B )

夏夜,酷热难寐,阵阵蝉嘶,让人难以集中精力,即便是打开电扇,也吹不散这一丝闷热。在台灯的微光下,我看了一眼手表:

“已经深夜了啊!”

我嚷嚷了一下,继续埋下头努力赶着画稿。

今天放学后古典部的活动室内,我正在悠闲地画着画稿,小千突然对着大家说:

“古典部的大家都一起去参加明天的七夕祭典吧!”

我和阿福非常乐意,能和好朋友一起出去玩当然开心啦!而折木却是一个不冷不热的表情,算了,他就那样吧!

可是最近我却意外的忙,这一切要从上周说起。

在升入高二的时候我退出了漫研,全心全意地投入古典部的活动中,毕竟这样我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而且这时会有高一的新生加入,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退出机会了吧。

可是就在上周,汤浅学姐找到我,说想和我聊聊。

在连通两栋教学楼的露天过道上,天气虽然酷热,但是偶尔这里还是会吹来一阵阵凉爽的风,汤浅学姐在寒暄了几句后,缓缓开口道:

“漫研啊……要制作同人志到夏COMI上去贩卖,小花你能来帮忙么?”

看着学姐,我犹豫了一下,说道:

“算了吧,我画的并不好,只会拖后腿吧……”

不过汤浅学姐却嫣然一笑:

“邀请你也是亚也子的意思喔!”

原来是河内学姐找我啊!

想起去年学园祭最后一日,也是在这个地方她对我说过的话语,果然,我也想祝她一臂之力啊!

而且和同学一起制作同人志也是一件难得的事,打心底我也不希望错过这次经历,所以我就答应了下来。

可是偏偏要在七夕节那天完稿,本想悠闲地画完的,结果又答应了小千去七夕祭典,不得不在今晚熬夜赶稿啊!

…… …… …… ……

“呼——终于画完了!”

我舒了一口气,我简单收拾了一下画笔,不经意间望了望窗外,虽然时常能看见星空,但是像今夜这样繁密的星空似乎从没见过!

七夕啊——

女孩子是要穿浴衣的吧。

果然,在阿福面前穿浴衣的话真是好害羞,我的身材又没有小千好!

啊——到底穿哪一件浴衣呢!!

我喃喃自语着。

夏夜,难以入眠,不知是因为酷热难耐,还是因为这无法平静的心呢?

【七月六日】




001 ( Side C )

夏夜,酷热难寐,阵阵蝉嘶,让人难以安眠,即便只是盖上薄薄的毯子,也会让人的能量迅速消耗掉。我不得不起身来到阳台乘凉,天气虽然闷热,但晚风却意外的清爽。神山市四面环山,并没有什么高楼大厦,所以能看到夏夜的天空,繁星点点,皓月当空,抬头仰望这满天星河,如此的广袤无垠,或许,在这个世界上,相遇、相识、相知,这便是莫大的缘分了吧!

明明明天会有高耗能的事——参加夏日祭典,我却睡不着觉,本以为这种高耗能的事与我无缘了,结果每次都是千反田把一堆麻烦事往我身上堆,当然还有一件更麻烦的事,是我的好友里志带给我的。

今天下午在古典部的活动室——地学教室中,千反田邀请我们去参加夏日祭典,一开始映入我脑海的就是“人山人海”这四个字,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和好友一起享受各种游戏和美食的奉太郎怎么可能出现!!!

不过我没有回应,低头继续看着文库本小说,大概是对现状有所保留吧,亦或者是无法拒绝千反田吧?

等千反田详细的说完夏日祭典的事宜后,伊原急急忙忙的收拾起了画稿和作画工具,说是要赶去漫研交接,虽然她已近退出了漫研,但好像最近在帮漫研的忙,嘛……这些事与我无关就是了。

伊原走后,千反田就开始在地学教室里写作业,不过好像是课外练习,真不愧是优等生!

而里志好像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过,过了一会他还是吐露了出来。

“千反田同学、奉太郎!可以拜托你们一件事么?”

千反田放下手中的笔,我却依旧看着手中的书。

里志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了下去:

“我啊,经过几个月的考虑,打算接受摩耶花了……”

待到里志说罢,千反田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太好了!我祝福你们。”

千反田自从经历了情人节手制巧克力事件后,也在暗自为里志和摩耶花同学加油,既然现在双方都想通了,千反田当然是很高兴,

不过,我想到了一件事,问道:

“伊原知道么?”

“不,我还没有告诉她,你们可要为我保密啊!”

“嗯!”

我和千反田异口同声的答应下来,不过我的声音更有气无力些罢了。

“我打算在明天,就是七夕,向她表白,可是对于我来说,表达爱意的话,还真难说出口啊……还有什么其它表达爱意的方法么?奉太郎,你觉得写情书如何?”

“我觉得还是你自己亲口去说比较好!”

嗯,没错!这样的话我就可以避免动脑思考了,说不定会想出一个很麻烦的方法,果然,只有直接告白才是最节能的啊!!!

“折木同学,你就稍微帮帮福部同学吧!”

糟糕,失算了,千反田正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真是的!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了!

“好吧,我姑且想想吧……”

我无奈地合上小说。

“里志!话说回来,七夕有什么习俗么?”

问里志的话一定是没问题的,自称为“Database”的他,不可能不知道!

“嗯,让我想一想……有的地方会会做一些人偶挂在自己的门前,寓意希望『能缝制出越来越漂亮的和服』、『能够将孩子顺利的抚养成人』之类的,还有的地方用纸衣来乞求风调雨顺。不过啊,最普遍的习俗把写着愿望的纸条,挂在竹子上面,来进行祈愿。”

真不愧是里志,简直是不假思索的说出了他脑中所储存的数据。

“折木同学,你能想出什么好主意来么?”

千反田再一次投来期待的目光。

我习惯性的用手抓住额前的刘海。

七夕……情人节……恋人……祈愿……许愿签……

Bingo!对了,许愿签!

我把抓住刘海的手放下,对着千反田说道:

“千反田,你家有竹子么?有的话明天带一截来吧,不用太高太大,能放在这个地学教室里就行。”

千反田家里是务农的,这点要求对于她来说应该不成问题。

“好的,我明天早上带来,不过,折木同学用竹子来干什么呢?会有什么用呢?”

千反田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好吧,姑且先解释一下吧:

“我们可以利用七夕节悬挂许愿签的习俗,给古典部的所有人发一张许愿签,叫每一个人写下自己的愿望,悬挂于竹叶上,而明天放学后伊原要去漫研交接对吧?那么她一定是最后来悬挂许愿签的,而她也一定会翻看我们三人的许愿签。那么,里志就把写有『想和摩耶花交往。』的许愿签挂在上面,伊原看到以后,一定会十分感动,然后,里志就能和伊原就能以恋人的身份去参加接下来的七夕祭典了!”

待到我说完以后,千反田好像很是激动。

“这真是一个好主意!那我就先回家去准备了!折木同学、里志同学,明天早上在这里再见!”

千反田收拾好东西以后匆忙的离开了,反正她明天一定会带一根经过精挑细选的竹子来吧。我以我的节操起誓。

话说,时间已经不早了,地学教室窗外的天空,早已被点染成橙黄。

我也起身提好书包和里志一同离开了地学教室,走到校门外通学路的岔道口,我和他相互告别,正要转身离开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对里志说道:

“准备许愿签的事就拜托你了!”

里志没有回应我,只是笑了一下,真不知道到底是会心一笑还是强作的苦笑,反正不是嫌麻烦的笑容。

而此时此刻的夏夜,千反田挑选好竹子了么?里志做好了许愿签么?

担心别人可不是我一贯的风格。

但是,我还是不节能的仰望星空,对这寄居在银河的结缘神祈愿:

请保佑里志吧~

夏夜,难以入眠,不知是因为酷热难耐,还是因为这无法平静的心呢?

【七月六日】




001 ( Side D )

夏夜,酷热难寐,阵阵蝉嘶,让人无法平心静气,即便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T恤衫,也会让人的渗出豆大的汗滴。做完了功课的我,不禁伸了一个懒腰,不过我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要完成。我从房间里的一个储物包中拿出了彩纸和裁纸工具,而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七夕祭典做准备。正要开始裁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还有一件事尚未决定——那就是决定许愿签的色彩,总不能千篇一律的用同一种颜色吧!

千反田同学的话,我觉得应该适合的是粉色,像樱花一样绚烂的色彩!

奉太郎的话,用灰色的话也不太适合,在千反田同学的影响下,他也在渐渐改变,况且使用灰色的许愿签也太不符合美学了吧!

嗯……

就用绿色好了,代表节能环保的健康生活,又像绿叶一样与花一般的千反田同学相互依存,不能再棒了!

用七个字来概括的话,就应该是——P R E F E C T !

摩耶花的话,我拿不定主意……但平时她的直率让我感到快乐和幸福!

虽然太直率会伤害到别人,不过她的出发点一定是好的,可能是方式有待考虑吧?

另一个给我的感受是宽容,虽然每次我惹她生气之后会在我耳边吵我,不过每次都会原谅我,说着什么“这次就算了吧,没有下次啦!绝对!”,就像古话说的“刀子嘴豆腐心”吧!

正是摩耶花对我来说如此美好,才使得我不断困扰,这就是最根本的原因吧!

不过,总而言之,在我的心里,摩耶花就像海一样清爽、天一样寥廓。

所以,蓝色对她来说是最合适的吧?不过也仅仅是我的一己之见罢了!

想罢,我便熟练地使用裁纸刀裁出许愿签。接着再用打孔机打上孔。最后系上绳子方便挂取。对于我这个光荣的手艺部员来说并不算难事。

做完之后,明明很晚了。却依旧了无睡意。

我来到阳台透透气,抬头仰望满天星河。

千反田同学大概会许下“学业进步”的愿望吧!

奉太郎的话,大概会写下“节能万岁!”之类的话语。

而我最猜不透的,是摩耶花的心愿!

嗯,也罢,面对星空,我总会觉得自己很渺小。

当痛苦纠结的时候,就向星空倾诉吧!

他会把你的心情封存在亘古不变的茫茫宇宙之中。

夏夜,难以入眠,不知是因为酷热难耐,还是因为这无法平静的心呢?

【七月六日】




第二章 七夕的序曲

002

通学路上,上学的人影也稀稀疏疏,而我却悠闲地走在上学的路上,并不是因为晚了,而是我离开家的时间比以往早了15分钟,若是此刻遇到勤学的人,一定会对这样的奉太郎感到诧异,从而发出“奉太郎被外星人洗脑了吧!”的感叹。没错,如果是里志的话,一定会开这样的玩笑!

然而我今天如此早地出门,完全是出于“节能”的考虑,因为今天早上到班之前要先到古典部露一个面。平时的一些聚会我一般都会选择翘掉之类的,好在今天是在早上,早一点的话就不至于在烈日的曝晒下彳亍,况且按平时上学时间去古典部小聚之后,因迟到而罚站也是完全不符合我节能主义的原则。

不一会儿,就到了学校,时间还很充裕,得先去一趟地学教室,不过在此之前,我先瞥了一眼地学教室的方向。

“果然!”

我不禁发出感叹,因为我透过窗户看见了翠绿的树影。没错,一定是竹子了,看来千反田是先到了,不过我并没有加快脚步,而且以优哉的步伐向着地学教室进发。

拉开地学教室的门,我还是着实吃了一惊,一株被截断了的竹子端端正正地摆在窗边,看样子,大概有一米左右吧,不得不佩服千反田是怎么带来的,竹叶并不太疏也不太密,刚刚好,颜色苍翠,该不会是什么名贵的竹材吧!那样的话,用来挂许愿签真是大材小用了!

视线从竹子上移开,原来千反田和里志已经到了。

“折木同学,早上好!”

“早啊!奉太郎!这应该是你有生以来到校最——早的一次吧!”

里志故意把“最”字拉长了。

我可没闲工夫去理会里志的打趣。好了,了截爽直地问就对了!

“嗯,有什么是要安排的就快说吧,时间也不早了。”

里志将两手张开,指向桌子上的三张颜色不同的纸片:

“锵锵!许愿签来也!“

果然,古典部的桌子上,有三张书签大小的纸片,分别是粉色、绿色和蓝色。都是很淡的颜色。

好麻烦,随便拿一张就好了,嗯,就拿中间这张吧!

我伸手去拿中间绿色的那张。

“果然奉太郎适合绿色啊!很节能的颜色哟!”

要你管!我随手拿的而已,不过也懒得跟他争辩了。

千反田开口了“

“那个,我要这张粉色的可以么?”

“完全可以的!”

里志笑着回应到。

“里志,可以借我只笔么?现在写上愿望可以吧?”

“诶!!!奉太郎难道有什么想要迫切实现的心愿?”

里志一副八卦的表情看着我。

算了,姑且解释一下吧!

“放学后来挂实在是太麻烦了,现在写好了直接挂会省很多事。”

“也对!真是让我白激动一趟啊!”

喂,谁叫你自己胡思乱想的!

“嗯,折木同学,你要写什么愿望呢?我!很!好!奇!”

又来了,难道我许一个愿很稀奇么?

“等我写好了,你就知道了。”

拿着里志递过来的笔,我在浅绿色的许愿签上写上了“四季平安”这几个字。

“嘛,身为节能主义者的奉太郎能写下这个心愿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啊。”

立志这样说道,他一定猜过我许什么愿望,绝对!

“对了,千反田同学,你写的什么?”

千反田脸上涨红了脸,有些战战兢兢地把许愿签递过来。

“诶,我看看,『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千反田同学,你这是在为神山的农作物祈福吧?”

立志笑道。

这也难怪,今年夏天特别的热,已经半个月没有下雨了。话说回来,千反田似乎从来没有为自己许过愿啊。而且这一个愿望跟七夕节完全不搭调啊!

“唔……难道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

千反田涨红了脸,似乎嗅到了异样的气息。

“呀!没什么,千反田同学和奉太郎,你们先去把许愿签挂上去吧!”

里志催促着我们,同时化解了一丝尴尬的气氛。

在竹叶上系好许愿签的挂绳后,我正准备离开,结果看到千反田双手合掌,四十五度地向前鞠了三躬,大概是什么礼仪吧?不过我真心希望千反田的愿望能够实现。

在千反田拜完之后,我和她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到班上课了。

“千反田同学,能不能把这个许愿签给摩耶花,她下午社团交接完后会过来挂上的。”

“嗯,好的,我会的。”

千反田答应了里志的请求。

也对,这件事交给千反田或许更合适一些。

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里志!你什么时候挂上许愿签啊?”

“嗯,中午吧!反正一定能成功的!”

回应我的,是里志一如既往的笑容。

接着,我们三人一起走出了地学教室。

【七月七日】




第三章 七夕的变奏

003

夏天虽然暗得很晚,但现在已经看得到夕阳了。

放学后,我到女厕所换上了参加祭典必备的浴衣。折木同学的话,一定已经在校门外等候了吧!让他这样等着实在是过意不去,但是!我有一件非常在意的事——就是摩耶花同学是否收到了福部同学留给他的讯息。

所以我正急匆匆地走向地学教室。虽然身上的浴衣使人走起路来很不方便,提不上速度。但我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达到了目的地——

旧教学楼的四楼。

这里已经是静悄悄的了,轻音部好像要外出演出,天文部要组织观星活动,已经不在这里了,而清唱部因为活动室太小,在高二的时候搬离了这里。

我深吸一口气。拿起了外借钥匙打开了门。

“咔”

门打开了,我径直走向那一株竹子,我从竹叶中一眼就找出了浅蓝色的那一张,上面果然是摩耶花同学的字体:“希望制作的同人志能够大卖!”上面所说的同人志应该就是漫研做的那个吧?

诶?那张写有“想和摩耶花交往”的许愿签呢?

我翻遍了竹叶丛,结果也一无所获。我记得在社团钥匙外借登记簿上,福部同学在中午的时候借了一次,在二十分钟前,摩耶花同学外借了一次。在我来的时候门也锁得好好的,窗子一直都是关着的,虽然没有锁,但是在四楼的地学教室,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人从窗户翻进来。

该怎么办啊!

我不禁慌了神。我的额头上渗出了汗滴,大概是傍晚暑热未退,抑或是浴衣的缘故吧?

不对!是我完全慌了神!

一瞥窗外,折木同学已经换好便装在校门外的树荫下等候了!

让折木同学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啊!

可是无论我再怎么想也都是徒劳无功,对了!

我急忙从社团活动楼走下去,果然,折木同学在那里!

虽然还有几步之遥,但我还是迫切的喊了出来:

“折木同学!帮帮我!福部同学的许愿签被人偷了!”

【七月七日】



第四章 论究的迷路

004

此时此刻,我正手持着钥匙对准地学教室的锁孔,手不禁有些颤抖,身后的折木同学虽然面无表情,但是,他一定在思索着什么吧?

“咔!”

随着响亮的锁卡被弹开的声音,门被打开了。

夕阳从窗外映射进来,把地学教室点染成一片橙黄。

地板上,竹叶的树影清晰可见,不过,正是竹叶上少了一件重要的东西——福部同学的许愿签。

我和折木同学一齐把头伸向了竹叶中许愿签。却依旧不见那个的踪影。

虽然折木同学每次都好像不太情愿,但总会满足我的好奇心。

但是今天这件事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属于好奇心的范畴了!

倒不如说是手足无措的我在慌乱之中把折木同学当作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感觉吧?在古典部中,他是我认为最最可靠的人。或许换一种说法更好:折木同学在一次次地回应我的期待之后,我又不知不觉地投入了更多的期待!

我……是不是太依赖他了?

此时此刻,我所能做的,仅仅只有睁大双眼,凝视着折木同学罢了。

在向他叙述完情况后,折木同学却和平时有些不太一样——

并没有习惯性地用手抓住刘海,而是不假思索地说出了我所需要的“答案”。

“拿走许愿签的是伊原吧?”

“诶!摩耶花同学?可是……为什么?”

听到解答,我着实吃了一惊,但我更想知道其中的缘由。

这也难怪,我从一开始就没怀疑过谁,所想的仅仅只是作案手法罢了。

折木同学平静地说了下去:

“千反田,你还记得去年二月份情人节发生的事吧!”

“啊!”

听到这个,我不禁叫了出来。

今年二月,摩耶花同学为了向福部同学表白,制作了巧克力,结果被人“偷”走了。最后,在放学的路上,摩耶花同学告诉了真相。虽然那时候折木同学欺骗了我,但也是为了福部同学和摩耶花同学,同时也为了防止我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

从那件事中,我也首次感觉到了与摩耶花同学、福部同学和折木同学有一些距离感吧!毕竟就像自己的好友谈论着自己完全插不上话、不了解的事物的感觉。

话说回来,这次的情况跟上次很像啊!

“可是……为什么?”

我淡淡地说出了这几个字。

“如果你是伊原的话,看到了里志的许愿签,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折木同学这样问我。

“诶……大概会是激动不已吧?”

我也不太了解恋爱的事。

“伊原是一个很努力的人,对吧?”

折木同学对于我给出的答案不置可否。

“对!”

我立即给出了答案,无论是图书管理员的工作,还是去年制作文集《冰菓》的工作,还有最近漫研的工作,她都全力以赴,没做好一定会叫道:“好不甘心!”

“伊原连续两年做巧克力也是为了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里志的认可,对吧?”

“那是一定的!”

的确,去年在帮助摩耶花同学一起选材、制作巧克力时,我都看到了她的努力。

“伊原来到地学教室,挂上自己的许愿签后,看到了里志的许愿签,而她自己努力的结果,在今年二月被驳回,在半年后却以这样的方式草草收场,一定会生气的吧?所以,伊原一气之下取下了里志的许愿签。”

“那福部同学的许愿签呢?”

“可能……已经被撕成碎片,扔在某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吧。”

我没有出声了,取而代之的是晚风吹拂竹叶发出的婆娑的声响。

片刻宁静之后,折木同学走向地学教室的门口,转过身来对我说:

“走吧!伊原和里志已经在等我们了吧!”

可是我现在连享受祭典的心情都没有了。我根本没有想到福部同学的付出落得这般下场。

我缓缓张开口:

“我,要去找摩耶花同学谈一谈……”

没想到折木同学却这样回应我。

“傻瓜!别人的恋爱可不能随便干涉。这可不是你的错,这次还是得看他们二人,对吧?”

的确,在今年二月份的情人节里,正是由于我的干涉,本是一个简单的“福部同学是否收下巧克力”的问题,却让每个人都变得如此尴尬。我……或许是摩耶花同学和福部同学之间的绊脚石吧?

这次我没有出声。而是跟着折木同学一起下楼去和摩耶花同学和福部同学见面。

整栋楼都寂静无声。

不,我的心正随着脚下的木屐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七月七日】




005

夜幕降临,天空显现出一片宝蓝色,气温也变得温和了许多,车窗外,大街两旁的商店都打开了店招的灯箱。我们古典部四人正坐在驶往七夕祭典举办地的巴士上。

“今晚有烟火大会哦!”

“真的么?”

“真的哦!已经无法用盛大来形容了!据说会有特别图案的烟火出现。”

“好期待!对了,祭典上可是有夏季限定的苹果糖出售,好想去尝一尝!”

“据我所知,苹果糖的糖分可是很高的!上个周末才陪你去买了夏季限定的芒果圣代和夏洛特蛋糕。你不怕长胖么?”

“讨厌啊!阿福,你再说下去我可要生气了!”

“嘛,开个玩笑而已,摩耶花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作为赔礼,待会儿我请客行吧?”

“真是的!阿福,你每次都这样!”

在我前排的里志正拿着七夕祭典的宣传指南和摩耶花激烈的讨论着。上一次古典部四人一起在车上还是去年夏天去财前村温泉旅行的时候。不过那次因为长途奔波,害得我又是晕车、又是晕澡。真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回忆。

不对!上次的话,千反田可是兴致勃勃的谈论着立志所说的温泉知识,还有关于“鬼怪”的趣谈。

而今天,千反田却一言不发,跟平时好奇的行径简直是大相径庭!

她虽然就坐在我的身旁,眼睛却一直盯着窗外。

这个傻瓜!一定又在想那件事了吧!

“小千,你要不要一起去买苹果糖?”

伊原突然转过身来,问道。

“诶!”

千反田像是被吓到一般,回过神来。

“小千,你怎么一言不发的,难道不舒服么?”

“我……我没事的,看!我刚刚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我真的没事的,不用担心我啦。”

千反田对伊原笑道。

很明显,那是强颜欢笑。

伊原不放心地说:

“小千,好不容易一起出来玩一趟,要开心哦!”

说完,便转了回去。

“对了!阿福,你带相机了么?”

“诶?用手机照不就好了?”

“什么!!!你没带么?阿福!我可是提前跟你说好的!!!”

“嘛……嘛……我其实是带了的,我怎么敢不带呢。”

“阿福,你又对我开玩笑,哼!”

千反田看着在我们面前打趣的里志和伊原。她微皱的眉头,好像舒展了许多。

她,应该是想开了吧?

【七月七日】









006

不一会儿,就到了七夕祭典的会场了,这里早已灯火通明,空气中弥漫着棉花糖和烤肉交织的气味。

现在人还不算很多,不过再过一会儿的话,就会是人山人海的盛况。

摩耶花穿的是一件深蓝色的浴衣,虽然刚开始在校外集合的时候还瞪着我:“阿福!不准偷看我的浴衣!绝对不准!”不过现在她已经彻底放开了吧。

而千反田同学穿的是一件白色的浴衣,在人群中很是显眼,我也是头一次看见千反田同学穿浴衣,不过她今天的情绪有些低落。

“我们先去买夏季限定的苹果糖吧!趁现在没什么人,待会儿人多了就买不到了!”

摩耶花提议道。

“好啊!”

我举双手赞成。

可是不一会儿就傻眼了。

虽然看起来参加七夕祭典的人还不算很多,可是卖苹果糖的地方已经排起了长龙。真不愧是夏季限定的魅力。

“不行,我一定要吃到!”

摩耶花很不服气,这才是她的性格。

“这样吧,据说苹果糖一人可以买两个,那我和摩耶花去排队,奉太郎和千反田同学,你们就在这里等15分钟吧!”

我这样对奉太郎和千反田同学说到。

“好的,你们就快去吧!”奉太郎对此并不介意。

排队对他来说也算是高耗能的事吧?

我转身和摩耶花一起去排队。

不过,我心里很清楚:

15分钟仅仅只是最好的估计。

【七月七日】












007

“这样吧,据说苹果糖一人可以买两个,那我和摩耶花去排队,奉太郎和千反田同学,你们就在这里等15分钟吧!”

里志带着抱歉的语气对我说。

而我看着里志和伊原身后的长龙。

在贩卖苹果糖的店铺之前,正在排队的人们不停地交谈着,不是还传来爽朗的欢笑。

不行!我已经快被活力所淹没得窒息了!

“好的,你们就快去吧!”

果然还是在一旁等待才符合节能主义嘛!

在暂时告别里志和伊原之后,我和千反田就站在稍微靠边的地方等候。

话说回来,肚子有点饿了,毕竟是空着肚子来参加祭典的。

可是这时候提议买东西的话可谓是违背了我的节能准则。





嗯,还是在这里等着吧!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般分分秒秒地流逝,在我和千反田面前,人群越来越密集。

诶!我这是怎么了?

视线越来越模糊。

眼前通明的灯火越来越阑珊。

整个身子就像是瘫软了一样,一下子就倾倒在地上。

我……这是要死了么?

朦胧中看到千反田在推攘着我的身体,眼神充满了焦急,不停地呼唤着我的名字。

而我——

却无法回应他。

最终,我的眼前已经是一片黑暗了。

待我睁开双眼的时候,四周是白色的屋子,我正躺在柔软的床上。

映入我眼帘的,是熟悉的人:

穿着白大褂的入须学姐和穿着白色浴衣的千反田。

正当我生疑的时候,入须学姐开口了:

“折木,你终于醒了!你还真是命大,你在七夕祭典上饿晕了。多亏了千反田即使把你送到医院,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诶。”

在我还来不及多想的时候,千反田端出像盆子一样大的碗。

碗里面装着满满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米饭。

接着,她又拿出汤勺一样大的勺子,笑着对我说:

“折木同学,你饿坏了吧?这是我刚才从家里拿来自家中的大米给你做的白米饭,农作可是很辛苦的,你可要给我乖乖地吃——干——净——哦——”

千反田的笑容让我不寒而栗。

一汤勺的饭正渐渐靠近我的嘴。

我咽了咽口水,心咚咚直跳。

不行!我要逃离这里!

可是我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脚早已被镣铐牢牢禁锢在了病床上。

“折木,你无论在做什么也是徒劳无功的,为了你的健康着想,我早就做好了一切防护措施了哦。”

入须学姐冷冷地说。

喂!这算哪门子“防护”措施啊!

不行!眼看着我绝对也无法吃下的饭一点点地到了嘴边。

我不禁发出了一声凄惨的悲鸣。

“啊!————————————————————”





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折木……同学?你没事吧?”

千反田转过头,她的眼睛里透出不安的神情。

“喔,没事。”

我草草回复道。

果然,不找点吃得恐怕就会落得那样的下场啊!我实在是被刚才脑补的情形吓了一跳。

而正是那段脑补促使我鼓起勇气说出那句话:

“千反田,我有点饿了,要一起去买章鱼烧么?”

“嗯!折木同学,其实……我也有点饿了呢!”

就这样,我和千反田就向着卖章鱼烧的店铺进击。

【七月七日】





008 ( Side A )

终于买到了。

看着折木同学端来的一盒香气诱人的章鱼烧。

我也忍不住垂涎欲滴。

七夕祭典上的章鱼烧跟平时的都不太一样,个头更大了一些,口味也有些微妙的不同。

尽管一盒只有四个,但吃完两个已经让人心满意足了。

我听说在中国有一种跟脑袋一样大的丸子,叫做狮子头,有机会的话,我也想见识一下。

我拿出钱包,正打算付钱。

折木同学摇了摇头,示意他请客。

这么麻烦他真是不好意思。嗯,我下次找个机会也请折木同学吧!

吃罢,正准备回到约定的地点,却发现那里早已被前来购买苹果糖的长龙所占领。

而前来参加几点的人群也越来越密集,已经不可能回到原来那里了。

“苹果糖真受欢迎啊!”

折木同学感叹道。

“那个……可以请折木同学帮忙打个电话给福部同学和摩……”

话还没说完,我就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

我和折木同学都没有手机!

在今年的伊始,因为某些原因,我和折木同学被关进了荒楠神社的杂物间中。而由于我个人的原因,导致我们不能大声呼救,我还抱着一丝希望:我本以为折木同学有手机,可是,折木同学并没有。最后折木同学巧妙地传达了求救信息,最终我们成功获救。

而这次该怎么办呢?

“千反田,我们去入口等里志他们吧。这里只有一个出入口对吧?”

折木同学提议到。

的确!在会场中,已经是人潮涌动,熙熙攘攘,很难和福部同学与摩耶花同学相遇,而在出入口的话,就不太一样了。

“好的!”

我和折木同学一起向入口处走去。

不过,这时候已经是是人流量最多的时候了吧,参加七夕祭典的人们不断地从出入口涌进。

而只有我和折木同学向外走去。

人浪一波一波地向内翻滚,我快跟不上折木同学了。

这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

“千反田,牵着我,可别走散了!”

是折木同学!我也毫不犹豫地把手放上去。

我啊!也有想对折木同学说的话。

在人群中熙熙攘攘,逆流而上。

引领我前进的,正是折木同学的力量!

终于,我和他来到了出入口外。

我们找了一处长椅坐下。

再不把那句话说出来的话,我可是快要哭了!

我深吸一口气,抑制住此时此刻的心情。

“犯人不是摩耶花同学吧?拿走许愿签的……是折木同学吧……”

【七月七日】






008 ( Side B )

“太好了,终于买到了!”

我一本满足地说到。

“那我们快去找奉太郎和千反田同学吧!让他们一直等下去也不是办法。”

阿福提议道。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距分开的时间已经过了25分钟了。

小千和折木已经等不及了吧?

我和阿福朝着约定的地点望去——

那里早已被前来购买苹果糖的长龙所占领。

我记得小千和折木都没有手机,也就是说——

我们和小千他们走散了!!!

阿福也朝我摆了摆手,看来他也明白我们的现状。

我手中提着装有苹果糖的食品纸袋,小千和折木一定饿坏了吧!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充满了悔恨。

我用带着一丝哭腔的声音对这阿福说:

“阿福,现在该怎么办啊!”

阿福看了看四周,思索了一小会儿。

“摩耶花,你先看看四周吧!”

我还没明白阿福的意思。

“难道阿福你看见小千和折木了?”

阿福摇了摇头,说:

“你看周围的人很多是吧?在会场里是很难从人山人海中找到他们的,其概率就好比‘大海捞针’吧。”

听到这里,我更加焦急,说话的音量不禁大了一档:

“那该怎么办啊!”

阿福讪讪地笑道:

“不用担心,想必奉太郎也明白这一点吧!身为一个节能主义者的他,一定不会在人群中寻找我们,而且也有千反田同学的存在,他也不会轻易回去的。奉太郎的话……一定是在一个我们必定能相遇的地方等着我们哦!”

“可是……”

及即使这样,我还是有些担心。

“摩耶花,你可要记住‘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个道理,不刻意去找他们才是最好的。”

阿福又开始卖弄他那些“无用”的哲学了!

虽然被说教了感觉有点不爽,但阿福讲地也不无道理。

可是……现在我和阿福又该何去何从?

“摩耶花,我想去一个地方,你能稍微陪着我么?”

阿福突然对我说。

“诶……如果是阿福的话……我不会介意的。”

我有些不知所措。

阿福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伸出了他的右手,温柔的对我说:

“牵着我吧!我可不想你走丢了呢!”

“要你管!”

我把手重重地打在阿福的手心上。

【七月七日】






009

“犯人不是摩耶花同学吧?拿走许愿签的……是折木同学吧……”

千反田埋着头,我无法看清她的表情。

我只是平淡的说出这句话:

“为什么是我?”

千反田的情绪并没有太大的起伏。

“这一路上,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拿走许愿签的……真的是摩耶花同学么?相比起折木同学所说的努力,而我却更加认可摩耶花同学的坦率。这么说吧,一个努力的人和一个坦率的人在我面前,我的话,会选择那个坦率的人吧!而我至始至终打心眼里坚信,我所喜爱的坦率的摩耶花同学是不会做出拿走许愿签的事!”

而在这一番言谈之后,却降低了音量:

“如果是折木同学拿走了许愿签的话,一切就说得通了。”

“诶?”

听到这里,我着实吃了一惊。不过千反田还是接着说了下去:

“折木同学是在今天中午尾随福部同学到地学教室,等福部同学挂上许愿签之后,折木同学就找机会把福部同学的许愿签给拿走了。”

看来我是什么地方引起千反田误会了,我只是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认为。

“为什么?”

“我记得,在福部同学提出要向摩耶花同学表白的时候,折木同学说过劝福部同学去表白的话对吧?”

“嗯。”

的确,为了节能,我是觉得这样做,节能罢了。

“折木同学,其实是想让福部同学亲自向摩耶花同学表白的,因为折木同学你认为摩耶花同学并不能接受许愿签这种草率的方式。为了帮助福部同学和摩耶花同学,折木同学你选择拿走许愿签,逼迫福部同学先摩耶花同学表白。可是福部同学并不知道许愿签被拿走的事,结果就是福部同学的许愿签并没有得到摩耶花同学的回应,摩耶花同学也没有得到福部同学所传达的信息。这样只会增加福部同学的心理负担,没有勇气表白吧。”

我没有回应千反田的话。

我这时候是应该说:“啊!真不好意思,被你看破了。”么?

“我也知道折木同学是一片好心,可是……可是……”

千反田终于抬起头凝视着我,我看到的,是她眼眶中的泪水。

千反田啊!真是个小傻瓜!

“呐,千反田,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见到里志的许愿签对吧?”

千反田没有回应我,只是静静地听着。

“我们甚至连它的颜色、大小都一无所知。你又没有想过,里志从一开始就没有挂上许愿签呢?”

当我说完这句话时,千反田哭了,泪水从她的脸颊上划出一道泪痕。

千反田,一定早已想到真相会这样了吧。

这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结局:里志自己放弃了告白。

所以,她拼命去想还有什么其他的可能性,以求心安。

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吧……

“逃避可是没有用的啊!”

我也明白里志的心情,我也有未能说出的话语。所以——

我也没有资格说出那句话。

千反田突然仰起头,指着七夕祭典场地中心的上空,对着我说:

“折木同学,你看!烟火大会开始了哦!”

紧接着一簇簇绚丽的烟火在夜空中绚烂绽放。

不断变幻的光芒映照在千反田的脸庞上,而千反田似乎在呢喃着什么。

突然,千反田像是察觉了我的视线似的,转过头来。

我急忙避开千反田的视线。

“嘻嘻。”

而我却见到了自从雏祭以来,千反田最美的笑容。

【七月七日】









终章 我们的这个夏天

010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天空也渐渐被阴云所占据。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里志恐怕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制作他自己的许愿签吧。

里志其实早已打算亲口向伊原告白的。





在烟火大会结束之后,人潮渐渐涌出会场,开始踏上回家的路途。千反田的心情不知怎么的也好了许多。她说虽然没有享受到美好的祭典活动是一个遗憾,但是能和大家一起去祭典,吃到我请客的章鱼烧也很高兴。

其实对于我来说算是一大幸事吧!或许真的是那个许愿签应验了!

“奉太郎——千反田同学——”

“小千——折木——”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是里志和伊原!

千反田也大声回应道:

“我们在这里哦——”

我与千反田从长椅起身和里志与伊原相会。

“抱歉啊!小千,都怪我要吃什么苹果糖,害的你们没有好好享受祭典。”

伊原双手合掌,向我和千反田道歉。

我注意到伊原的右手多出了一条红绳做成的手链。

“完全没事哦,我们也欣赏到了很美丽的烟火!”

千反田笑着对伊原说道。

“我也不在意的。”

自从上次学园祭之后,我知道伊原会深深自责的,所以我也这样让她安心。

“小花,还不把苹果糖给千反田同学和奉太郎尝尝。他们饿坏了吧!”

“也对。”

这时我才注意到里志手中拿着装有苹果糖的纸袋。

诶!里志的左手腕上也有一根和伊原手上一模一样的手链。

我接过里志送上来的苹果糖。

“话说,阿福,我先问一个问题好不好啊。”

伊原每次都是单刀直入地问问题。

“说吧。”

里志回应道。

“阿福,你的七夕心愿是什么啊?”

“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哦!”

我看见伊原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

我也拿起苹果糖,轻轻地咬上了一口:

“额……甜过头了……”





窗外已经暗了很多,气温也凉快了许多。

突然,窗外发出了耀眼的闪光,紧随其后的是一身巨响:

“轰隆——————”

我瞥了一眼窗外,开始下起暴雨。

我喃喃地说到:

“千反田的愿望,也实现了呢!”

【七月初七】

【完结】
刚酱 发表于 2014-12-25 10:22:11 |显示全部楼层
升级
是的的确不错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加天使同城QQ群,有威望奖励~

Archiver|手机版|WAP| 天使动漫论坛   

声明:本站所有内容资源均来自网络&网友分享,仅供学习试用。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告知,将会第一时间删除。广告联系我的邮箱

GMT+8, 2019-7-24 02:12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